当前位置:700013.com厦门宏远东冷链物流有限公司社会李国庆回应威胁杀妻 再不判我就要杀人了
李国庆回应威胁杀妻 再不判我就要杀人了
2022-10-03

8月12日,俞渝向东城法院提起了人身保护令申请,并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谁给了李国庆威胁杀妻的底气》。

在公开信中,俞渝表示,李国庆微博转发了“杭州杀妻碎尸案”,还点赞了“江苏男子法院门口捅死妻子”的微博(现未在其微博页面显示)。

在第二天的庭审中,李国庆突然当着法官的面大吼:“再不判,我就要杀人了!”

公开信最后,俞渝说:

“作为母亲,我不想让孩子承受失去妈妈的痛苦。作为女儿,我不想让老人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我呼吁司法的公正,恳请法院用法律武器给我以及众多与我有类似遭遇的女性最基本的人身安全保护。”

李国庆的“前辈”

分手应该体面,做到这六个字又何尝容易。

8月3日河南平顶山,60岁男子持刀于夜市摊前砍伤前妻,受害者抢救无效身亡。

8月6日下午4时许,庐山市发生一起命案。郭某和妻子万某因离婚发生冲突,将万某杀害,随后自尽身亡。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8月10日,湖南省资兴市一男子当街持刀砍伤前妻,杀死前妻朋友。

据警方通报,8月11日上午,镇江句容法院旁,一男子捅伤两个女子,其中一人是他的妻子,另一人是妻子的姐姐。当天,这对夫妻去法院开庭办理离婚事宜。嫌疑人的妻子经抢救无效身亡。

8月13日上午9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滨州镇民政局门前一男子将其妻子及妻子家人杀害后,朝腹部自捅12刀躺倒妻子身边。据了解,该男子与妻子相约办理离婚手续。

就在昨天,鞍山警方宣布“60岁女子被杀”案告破。死者丈夫王传来(男,57岁,岫岩县人)具有重大犯罪嫌疑并已潜逃。

2020年8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大化县人民法院发生一起离婚案件当事人企图持刀行凶的突发事件。

当天上午,该案主办法官向安检法警提示被告林某有家暴行为,希望法警对其加强安检。

在核查身份信息的过程中,被告林某突然从安检室门外进入直扑向原告覃某,并用身体用力冲撞。

林某情绪激动,把随身携带的材料袋砸在检测仪传送带上,并顶撞法警,扬言说:“等下调解完我就杀掉她!”

后来,在对被告林某随身携带的包袋进行X射线检查时,检测设备显示出其胸包里有明显的蓝色刀具图像。

原告覃某的随行家属也向法警出示了被告威胁原告覃某及其母亲,扬言要杀死她全家的聊天记录。

后来,警队查看了林某的车,发现车上有新购买的封口胶、绳子及油桶4桶(4个油桶一共有汽油100多升)。

最后,公安机关将被告林某带走进行调查,并作出拘留15日的决定。

那么15天以后呢?没人敢想。

李国庆的“底气”

这些恶性案件,都在或多或少地起到了“示范作用”,一些人正在打着“开玩笑”的幌子对女性进行“死亡威胁”。

杭州杀妻案之后,有些人开始用“化粪池警告”恐吓女性,就连“绞肉机测评”这样毫无良知的词条也会登上某视频平台的热搜。

那位许某某,也曾经威胁前妻“如果不同意离婚的话,命都要没有的。”

一条生命的逝去,在有些人眼中看来更像是一个可以用来开恶意玩笑的网络热梗。

电商平台上,碎肉机的搜索指数直线飙升:

甚至有人蹭起了“杀妻案”的热点:杭州失踪案告破后,我对老公是言听计从,他说鞋子脏了,我立马蹲下来擦鞋。

“没什么是2吨水解决不了的,以后他说什么我都不反驳,因为我家不差那两吨水,你们懂的。”

一条生命的逝去,变成了一场网络盛宴,蹲在井盖旁边哭泣的来女士的家人,变成了无数人的笑柄。

新浪新闻分析了近300起杀妻案数据后发现,其中151起涉及情感纠纷,124起与生活琐事有关,竟然有人因为“认为人生不幸皆因女人引起”就痛下杀手。

而276起案件中,仅仅有6起凶手被判处死刑。

以上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成为李国庆威胁杀妻的底气。

俞渝怎么还不离婚?

这是俞渝第二次申请人身保护令了。

7月24日,俞渝按照《反家庭暴力法》提出“人身保护令”申请,被申请人正是李国庆。

当时,李国庆转发了俞渝的申请令,感谢俞渝用自己的方法最强有力地帮他向法院证明了“夫妻感情破裂”。

后来,俞渝的保护申请被东城法院驳回了。

屡次离婚未果之后,李国庆不止一次在微博上表达着自己对婚姻的失望。

8月7日,他转发了宋小女的微博,感叹“都说善良会遇到善良,而善良的我怎么会俞到豺狼?”

8月9日,他转发了文章《欢迎来到“婚姻悲观主义时代”》:

如果从李国庆“摔杯”算起,这场“庆渝年”的离婚大戏已经上演了300多天。

2019年10月10日,李国庆接受腾讯晋级梦想家节目采访,在说到俞渝的时候,突然愤怒地摔掉面前的水杯,直指俞渝"逼宫夺权"。

从那以后,李国庆和俞渝就开始了网络隔空骂战,几乎每次发声都能迅速锁定微博热搜。

2020年4月26日、7月7日,李国庆先后两次带人前往当当办公区,先是强"抢"公章,后又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

7月8日晚间,朝阳警方发布通报称,已将李某庆等4名违法行为人依法行政拘留。

不仅是公开场合的暴力行为,李国庆还在直播中承认,自己曾经有过两次家暴:“幸好儿子不在场,否则自己更内疚了”。

再加上这次,李国庆直接当着法官的面公开喊话:“再不判我就要杀人了!”

如此“劣迹斑斑”的一个人,俞渝怎么就不能赶紧办离婚呢?

更糟糕的是,网友已经从普通的吃瓜群众慢慢站到了李国庆这边。

普通人的离婚,无非就是分分房子、车子和孩子;而对于拥有“6亿利润,百亿市值”的李俞二人来说,就没那么简单了。

李国庆说,2016年,当当私有化完成后,自己手里的股权被俞渝“骗”走了一大半。

李国庆后来是这样描述的,本来自己占股更多,但是私有化时俞渝提议和他“五五开”,之后又提出双方各出一半给儿子。

结果李国庆给了,俞渝没给。不仅如此,俞渝还把儿子的股权代持了。

现在再查天眼查,当当网俞渝持股比例64.2%,李国庆持股比例27.51%,双方合计持股91.71%。

那么有什么办法把俞渝手里的股权抢过来,进而掌握当当话语权呢?

李国庆寄希望于离婚,只有离了婚,股权才有重新分割的机会,自己才有重新翻身做主人的机会。

那么俞渝呢?只要她一天不松口,当当的实际控制人就依然是她自己。

结语

美剧《重案组》中,警探普罗文萨有一句经典台词,最近正在被不断地提起:

在妻子失踪案中,嫌疑人前三名:第一,It’s always the husband;第二,It’s always the husband;第三,it's always the husband。

李国庆似乎也不介意成为这句台词的下一个例证。

到底是谁给了李国庆威胁杀妻的底气?

或许李国庆这份“死亡威胁”的重点更在于“威胁”而不是“杀妻”,毕竟他更想得到的结果是股权,而并非俞渝的命。

但他开了一个最坏的头。因为他正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杀妻威胁”确实有所帮助。

从力挺性侵门的刘强东,说“非婚外情,只是性,对老婆伤害低”、“虽杀风景,但划得来”;

到支持俞敏洪的“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称其“敢于讲出自己观点,为企业家树立榜样”;

当时,俞渝就站在了俞敏洪和李国庆的反对面:

再到今天,李国庆直接公开向法官喊话:“再不判我就要杀人了”。

其实他早就在发过一则表面鸡汤,背后暗藏杀机的朋友圈:

“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这桩巨额离婚案中,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俞渝的“贪婪”,调侃她“感情还没破裂”,“宁愿被家暴被杀也不离婚”。

但是哪怕市值百亿、千亿、万亿的夫妻店背后,最初也只是两个患难与共的夫妻。

1996年4月,李国庆在美国邂逅了俞渝,两人交谈甚欢、一见钟情。

俞渝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电影《庐山恋》里的郭凯敏,他是那种聪明、有主见的小伙子。”

李国庆说:

“她真是一个才女。”

不到3个月,两人就闪电结婚,俞渝放弃了华尔街的百万年薪,和李国庆一起回国创业。

她说:

“国庆,你是我命里要辅佐的那个人。”

“庆渝年”尴尬的天价离婚案发展到今天,谁还能想到,俞渝是那个曾经说出“如果你是孙中山,我就是宋庆龄”的人呢?

而以上种种,李国庆也都不在乎了。

他几次大放厥词,在公共场合表达对女性的不尊重,他又何曾想过,自己的一言一行会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那些支持李国庆的音浪中,有几分是支持他离婚,又有几分是支持他诋毁、甚至想要杀害女性的呢?

李国庆根本不在乎。

离婚,最近已经成了大家谈虎色变的一个词。

有多少女性,在这个本该和平结束一段婚姻关系的时刻变成了一次逃出生天。

如果每个人都能轻易地喊出“再不判我就杀人了”,那么可以预见的是,被害者名单只会越来越长,女性的路只会越来越难走。

既然我们能在所有人的祝福下走进婚姻,为什么又不能安全、平静的结束一段已经无法挽回的感情呢?

至于俞渝,与其浪费时间和一个试图威胁你生命的人周旋,我更想说的是:快逃。